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
新思路新模式新做法 住进了新家更有冲劲更有奔头

来源:四川日报     发布日期:2017-09-18     点击数:24 人次

  9月16日,来川参加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现场会的代表们走进巴中,参观了多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。从创新建房方式到扩大建房资金来源,从完善公共服务设施到治理乡村环境,巴中围绕“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、养成好习惯、形成好风气”做出的工作,取得的成效,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关注。

  预留阳台催生致富干劲

  好房子

  建房方式新资金筹措有办法

  “你们家几口人?房子够不够住?”每到一处,内蒙古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副主任王幂生,都要用手机拍下几乎每个展板,还走进村民家里向乡亲们了解情况。

  在巴州区梁永镇宏福村安置点搬迁群众程万秀家,主人告诉他,国家政策红线是人均面积不超过25平方米,“我们家一楼一底95平方米,现在够住。如果大儿子过几年结婚后不分家,我们打算把二楼的阳台加盖成房间。”

  阳台扩建成房屋?王幂生感到好奇。

  “这是我们的探索。”宏福村村支书唐俊介绍,在搬迁前,一些贫困户提出,如果按国家标准建房封顶,以后致富了想扩建新房,岂不是要推倒重建?

  但政策红线必须严格执行。经过大家多次讨论,最终确定,50平方米的户型修建成一层平房;50平方米以上的在二楼预留两个阳台,贫困户脱贫后,可根据需要把阳台改建成房屋。

  王幂生说,在内蒙古,也有一些搬迁户对只能按25平方米的人均标准建房感到不解,“巴中的做法,给了我们启示。”

  巴中给予启示的不仅仅是预留阳台的做法。当天在参观其他一些安置点时,代表们发现,巴中市在不突破政策的情况下,为破解面积标准与实际需求矛盾,还创新建房方式。“屋顶修为坡顶,形成‘人字阁楼’,农户可在阁楼上放置农具、杂物,拓宽了生活居住空间,这个做法很有特点,值得借鉴。”湖北省发展改革委参会的两位代表说。

  让代表们眼前一亮的,还有资金筹措方式。

  9月16日下午,代表们刚走进巴州区曾口镇书台村,就被村支部书记陈静的介绍给惊呆了。陈静说,“书台安置了34户贫困户,还有48户随迁户。光建房子就花了1941.2万元。”

  “那这钱从哪里来?”“有没有超出户均一万元红线?”面对提问,陈静和巴州区委相关负责人一一作答,资金主要来源4个方面: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资金857.7万元;土地增减挂钩指标收益资金885万元;地质灾害避让补助资金62.5万元;农户自筹资金136万元。

  陈静和巴州区委相关负责人特别提到,土地增减挂钩指标收益,是通过合理安排搬迁户的居住密度,将节约出来的建设用地指标用于交易,“平均交易价每亩29.5万元,书台村节约出30亩用地指标。”

  “我这房子,自己出了8800元左右。”搬迁户张二军拿出房子的产权证和交款时的收据,“我们家四口人,一共95平方米。”

  听了陈静和张二军的话,山西省扶贫办副主任张玉宏表示“很受启发”。他说,“我们要搬迁50万人,只靠中央下拨的项目资金是不够用的,巴中这个思路好,我们可以学。”

  和城里人过一样的日子

  好日子

  收入成倍长公共设施全配套

  在前往恩阳区上八庙镇窑垭村的路途上,车里放起当地民歌《巴山背二哥》。

  高亢的音调,引来重庆市发展改革委主任沈晓钟的关注。“这山歌和重庆三峡川江号子差不多。印象中,巴中是个很偏远的地方,没想到这次从重庆到巴中,3个多小时就到了。”

  沿着水泥硬化村道,代表们乘坐的汽车驶入窑垭村。

  “一天能挣70元,两口子就是140元,比以前翻了一倍还多……”面对代表的提问,建档立卡贫困户彭代明介绍起自己依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,搬进新房、过上好日子的故事。

  以前,彭代明住山梁上,和他几乎同龄的土坯房,十分简陋。十几年前,彭代明的前妻去世,也曾有人为彭代明说亲,但对方看到破旧的土坯房后,扭头就走。“现在住上了好房子,出门就是硬化路。”搬进新家后,村里安排彭代明到芦笋产业园务工,走路三四分钟就到。

  住新家,就近务工,彭代明比往年更有精气神,吸引了同样一个人过的乡亲赖会兰。在大伙儿撮合下,去年12月12日,两人欢欢喜喜组建了新家庭。湖北省扶贫办开发指导处处长崔先华说,“搬迁后,贫困群众迎来生活新希望,将更好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,加快致富奔康的步伐。”

  电商服务中心、卫生室、幼儿园,村民家里通了天然气……在仅有30户村民的恩阳区柳林镇桅杆垭村安置点,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王金豹一番仔细考察后,对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感到吃惊,“搬迁群众无论是集中居住还是分散居住,都需要强化配套设施建设,提高教育、卫生、文化等公共服务水平,才能确保贫困群众能稳得住。”

  “现在村里跟城里一样,都过一样的日子。以前送儿子上学,得花1个多小时。现在把米饭蒸到锅里,再去幼儿园接孙子孙女,回家后米饭还没熟。”桅杆垭村安置点的贫困户党礼芳感慨地说起搬进新居后生活的变化。

  在桅杆垭村,与党礼芳家情况类似的还有21户69人。恩阳区启动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后,党礼芳家6口人,在今年4月顺利搬进149平方米的新家,自筹资金不到4000元。更让一家人高兴的是,出门100多米就是幼儿园,再也不愁送娃娃上学的事了。

  重庆市副市长屈谦说,巴中市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不仅房屋建设得好,而且公共服务配套完善,一些安置点还配建了幼儿园,有专门的教师,不让贫困家庭的孩子输在起跑线。“这种把教育资源下沉的做法代表了工作方向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”

  搬了新家越来越“爱干净”

  好习惯

  垃圾不乱扔个人卫生有指导

  在恩阳区上八庙镇来凤村的村道上走了一圈,与会代表们的第一感觉是:太干净了。在村民的庭院和家中,既看不到垃圾,也闻不到异味。

  “每天都有人扫,有专门的下水道以及垃圾和污水处理站。”见到客人上门,贫困户杨琳赶紧端出茶水,她家的客厅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

  从5公里外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搬到新家,除了日子越过越红火,杨琳还觉得自己越来越“爱干净”。

  在她家门口,有一红一蓝两只垃圾桶。红色那只放生活垃圾,蓝色那只放电池等可回收废弃物。每天清晨,村里的环卫工人都会来进行清理。至于生活废水,则直接通过家门口的下水管网排放到山下的污水处理站。

  杨琳说,原来的村里没有环卫工人,家里的剩饭剩菜和泔水不好处理,“夏天蚊子苍蝇乱飞”。

  搬到来凤村后,一开始她并不习惯。有一次,她把泔水倒在院子后的菜园里,村里的环卫工人急了,警告她下不为例。因为村里明文规定,乱扔垃圾、乱倒废水,至少罚款50元。从那以后,杨琳家再没有隔夜的泔水和垃圾了。

  “规划安置点的时候,我们就考虑到乡村环境治理问题,配套了4公里下水道,连通各家各户,还专门从贫困户中选聘两个环卫工人。”来凤村第一书记白云霞指着山下的灰色建筑物说,“那里就是污水处理站和垃圾中转站。”

  来凤村在乡村环境整治层面的谋划和实际效果,令与会代表们称赞不已。白云霞介绍时,河南省扶贫办负责人拿出笔记录,还拉着白云霞询问:“环卫工人工资是多少?污水处理站如何运行?”在这位负责人看来,来凤村的做法极具可复制性,“养成好习惯,也是扶贫的重要内容。”

  “来凤村的做法很有启发意义。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、扶贫办主任曾志文说,将会考虑在当地推广来凤村的部分做法。

  在参观恩阳区上八庙镇窑垭村时,内蒙古自治区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注意到,当地村卫生室正在制定手册,依据每个搬迁户的身体状况,分别给出个人卫生及日常生活注意事项。

  “有的是肺有问题,就建议少抽烟;有的是肠胃不好,就建议勤刷牙、勤洗手。”协助手册制定的窑垭村返乡大学生黎荣华说,搬迁户入住后第二天,村两委就督导各家各户购置了肥皂、牙刷、洗发水等生活用品。

  “养成好习惯也可以这么精准啊!”贵州省水库和生态移民局相关负责人认为,养成好习惯事关贫困户的身体健康等方方面面,巴中的做法值得借鉴。

  搬迁户逐渐融入新集体

  好风气

  和睦好相处传统乡愁留得住

  “与邻居越来越亲,关系越来越好。”问起搬到新家的第一感受,恩阳区三汇镇四合院村的冯君伦说,虽然此前互不相识,但他和邻居家的关系日益融洽。

  冯君伦的老家,在四合院村三公里外的山沟里。此前,那里是独门独院的居住方式。而在四合院村,则是三户联建的内院式、两层阁楼式的三(四)合院为主。

  搬到四合院村之后,不同居民点的陌生人,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,“甚至,跟以前村里人的矛盾也逐渐没得了。”

  恩阳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,四合院村的搬迁户,多来自周边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或者半高山缺水村社,多数互相不熟悉。搬迁之后,为了在村民间建立友好关系,采取了聚居模式。

  “这个模式很有创造性,土地利用率高,也有传统乡村的人情味。”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彭有冬参观完后感慨,没有血缘关系、此前互不相识的村民能成为一家人,说明这里有“留得住的乡愁”。

  “易地扶贫搬迁,就怕贫困户搬到新地方融入不进去。”安徽省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认为,四合院村模式,为协调原有居民与搬迁户之间的关系,提供了一种新思路。

  而在恩阳区上八庙镇来凤村,为了让村民和睦相处,也为了移风易俗,在搬迁户全部入住后,村两委第一时间征集各家各户的意见,最终制定出村规民约。

  “像邻里有矛盾找村里调解、婚丧嫁娶不大操大办、不乱占集体财产、爱护村人,说明这里有“留得住的乡愁”。

  “易地扶贫搬迁,就怕贫困户搬到新地方融入不进去。”安徽省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认为,四合院村模式,为协调原有居民与搬迁户之间的关系,提供了一种新思路。

  而在恩阳区上八庙镇来凤村,为了让村民和睦相处,也为了移风易俗,在搬迁户全部入住后,村两委第一时间征集各家各户的意见,最终制定出村规民约。

  “像邻里有矛盾找村里调解、婚丧嫁娶不大操大办、不乱占集体财产、爱护村里公共设施等等,都成了共识。”来凤村村支书余朝国记得一件事,上个月,有一户村民在健身时不慎弄坏了一处设施。当时,天色已晚,体育场并没有其他人,但是该村民主动找上门认领赔偿。

  “搬迁户入住以来,村里没有发生过纠纷。”余朝国说,来凤村是附近闻名的和谐村。村里风气好,大伙脱贫奔康更有劲头。

  “把此前没有交集的人捏合到一起,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”湖北省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认为,易地扶贫搬迁不只是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、养成好习惯,还必须有好风气,“‘四个好’一个不能丢。”

  “我们的文化传统是安土重迁。为啥?都舍不得乡里乡亲的那份温馨。如果搬迁后仍有这份温馨,那搬迁户的融入速度就会加快。”江西省发展改革委一位参观干部说,搬迁户重新融入一个新的集体的过程,就是扎根一方的过程,“巴中这方面做得确实很独到”。(2017年9月17日《四川日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