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
脱贫攻坚进入攻坚拔寨关键时期 代表委员献计献策

来源:四川日报     发布日期:2019-01-16     点击数:62 人次

  “现在就盼着进出凉山的通道再多几条,我们大棚里的草莓出州速度和质量更有保障。”凉山州普格县五道箐乡副乡长唐刃知道全省两会正在召开,希望记者能将凉山群众的期盼带到会场,“山高谷深,受交通条件限制,本地农特产品运出大山难,群众脱贫增收还面临考验。”

  作为脱贫攻坚的“先行官”,外通内联、通村畅乡的交通基础设施事关群众切身利益,成为省两会期间代表委员讨论的热点。

  深贫区亟待“输血” 加快打通对外大通道

  “看见屋走到哭,望着山走得瘫——这曾是凉山群众出行难的真实写照,即便在建成2.3万公里的农村公路后,交通瓶颈依旧掣肘脱贫攻坚。”1月15日,在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凉山代表团全体会议现场,省人大代表、凉山州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龚平的一席话引发热议。

  从实际调研来看,三州地区经济基础薄弱、产业结构不合理、市场发育度低、融资能力差,历史欠账较多,交通扶贫脱贫攻坚挑战大——致公党四川省委提交的一份集体提案中这样写道。

  “三州地区的交通建设仍处于亟待‘输血’阶段。”龚平以凉山为例,该州目前仅有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条铁路通车,而且京昆高速(凉山段)受气候、自然灾害影响较大,冬春季安全通行时间较短,尤其影响农特产品出州,成昆铁路技术标准偏低,客货运能严重不足。

  因此她建议,开展修建雅安经西昌至攀枝花至昆明高铁的相关研究,以此释放成昆复线铁路运能;开通一条起于西昌,接成昆复线,经昭觉至云南昭通的铁路,有效连接通往北部湾、粤港澳大湾区的高速铁路和货运铁路网,拓展凉山南向开放新空间。

  “三州地区海拔高、地形复杂、地质条件差,道路修建工程艰巨,造价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”在省政协委员、致公党四川省委科技与教育委员会副主任郭春生看来,优先保障交通扶贫资金,继续加大中央预算内资金对三州等深贫地区交通建设的投入,尽快突破交通发展掣肘,是充分发挥交通运输对脱贫扶贫基础性作用的必要条件。

  疏通农村“毛细血管” “交通+”构建特色致富路

  交通建设,铺下的是路,通达的是富。尤其对我省秦巴山区、乌蒙山区、高原藏区、大小凉山彝区四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来说,农村公路是其脱贫并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引擎。

 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2018年我省新(改)建农村公路2.6万公里,今年新(改)建农村公路2万公里。

  “农村公路背后的潜在作用远不止助力农产品销售这么简单,四通八达的农村公路使人员、物资交流加强,更重要的是,路可以发挥媒介功能,将外界发达的东西传递到贫穷落后地区。”省人大代表、巴中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李本勇坦言,农村公路建设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,尤其是建制村联网路和村内通组路缺少具体政策支持,导致已建成的村道通达深度还不够、覆盖面积不广、直接受益群众不全,“农村公路就像身体的毛细血管,如果只是动静脉畅通,重要末端却未打通,依然会血脉不畅。”

  如何真正发挥交通运输对扶贫脱贫的基础支撑作用,助推贫困地区产业化水平实现质的飞跃?

  “通村公路的资金难题还是需要综合施策,尤其是整合涉农资金、鼓励社会资本和受益群众主动参与。”郭春生建议,从带动贫困地区优势资源出发,完善贫困地区路网骨架,提升道路通达性,“全力推进农村公路向城镇新区、产业园区、农村社区延伸,大力修建资源路、产业路和旅游路,将村里的特色农业、乡村景观、精品民宿等串珠成链,以此带动一方产业、致富一方群众。” (记者 吴晓彤)